写于 2018-10-09 10:12:07| 18luck新利手机客户端| 18luck新利平台网址

主页 | 评论 谁来保护劳工权益

2002-02-1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的评论不一定代表本台的观点) 上星期,一名刚被深圳市保安区一家外资玩具厂解雇的工人打来电话

他说,他在这家玩具厂已经工作了两年多,三个月前,厂里安排了体检,结果他跟另外三十多名工人被查出得了乙型肝炎,厂里即刻将这批工人赶出了厂,拖欠工人的几个月的工资也没给

这个打来电话的工人说,他只是跟老板理论了几句,说他的病是在厂里得的,厂里应该承担责任,便被数名保安暴打了一顿

结果被打得住了十多天的医院

出院后,到处找政府部门,要求协助解决问题

但被政府推来推去,两个多月后,老板才勉强答应支付两千多元的医疗费,但拖欠的工资,却没有了

不过就算是这两千多元的医疗费,至今已过去了三个多月,还是见不到钱

翻开1月24日的 < ; < ; 深圳商报 > ; > ; ,有篇报道说,一家叫苑中阁的酒楼,有名员工从去年10月份上班到现在,三个多月了没领到一分钱的工资,三个月间老板一共给了600元钱,还说是借的

现在过年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家中两个女儿,到时候开学还没有学费

另一名员工去年7-8两个月份的工资,老板只开了两张条子,而刚上班时交的300元的押金,甚至连条子都没有

就我们收到的来自深圳的电话以及国内的报刊的报道来看,上述这类拖欠工人的工资、非法解雇工人不予赔偿以及欧打工人的现象,在深圳非常普遍

1月25日深圳市劳动局就曾经发出一份通报

这份通报显示,雇主故意恶意拖欠工人的工资已经成为拖欠工资的主要形式

根据这份通报的解释,恶意拖欠工人的工资指的是资方有能力支付,但却故意拖欠,甚至拒付工人工资

面对老板对工人这种残酷剥削和压榨

我们再来看看广东省和深圳市政府在干些什么

2月1日广东省司法厅厅长王旭东在广东省人大记者会上说,由于广东省外来打工者多,工商劳资纠纷多,一些律师打着法律援助的旗号,通过代理索偿官司的方式,敲诈勒索工人

这位广东省司法厅厅长称这些律师为黑律师,并说去年底深圳、东莞两地的司法部门对这些黑律师进行了清理和取缔

有效地保障了打工者的权益

去年12月9日深圳商报的一篇报道说,深圳市司法局自11月初开始,清理黑律师行动

至12月8日,全市已经清理了9家机构,24人受到处罚

该报道提到其中一宗个案为去年9月中旬发生在严田区某服装厂的一起劳资纠纷,报道说在该区居住的一名姓曹的人士在得知该厂承包人已经搪利后,便私下窜通拉拢工人,蓄意煽动该厂的工人闹事,结果扰乱了政府机关的正常工作

面对工人的权利遭受到如此肆无忌惮的侵害,广东省和深圳市政府无力协助工人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身权利,这是不容狡辩的事实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那些已经暴露出来的民间法律机构,广东省和深圳市政府不但不去协助他们逐步走上依法向工人提供规范化服务的路,反而却将这些对维护工人的权利,已经起到了重要作用的服务机构赶尽杀绝

难怪在网上有人就此质问深圳市政府,当权益受到侵害的人们卧床不起时,当老百姓受到侵害无力维权时,一些热心人为受害人申张正义,这究竟有什么不好

难道让工人们在自身权益受侵害时,忍气吞声不要和资本家理论,不要给政府添麻烦,甚至冤死他乡,没人理睬才对吗

试问共产党究竟还在不在深圳,难道深圳市政府完全是资本家的代言人吗

这两天我也曾经尝试拨打深圳市政府公布的8个举报黑律师的电话号码,但全部没人接听

我也打电话到114查号台查问过深圳市总工会法律部的电话

查号台告诉我说这个电话没有登记

在这里我到想问深圳市总工会领导们和干部们一个问题:在那些被定性为黑律师的人四处寻找遭受迫害的工人,并替他们打官司的时候,你们作为中国工会法规定的唯一可以代表中国工人阶级的机构在哪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员韩东方所作的评论)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