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10 08:09:07| 18luck新利手机客户端| 18luck新利平台网址

主页 | 评论 胡锦涛的父子档(刘晓竹) 2007-09-0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外电报道,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的公司与中国及外国政府签下一系列重要合同

外界估计,合同的价值可能高达几十亿美元,美联社的报道说,交易凸显出中国政府机构与高官子女的公司的密切关系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也凸显了胡锦涛第一家庭的内部矛盾,起码这则报道会加剧这种矛盾

我估计,胡锦涛不愿意儿子经商,因为这对他自己做官不利,这就像陈世美不希望前妻出现而影响自己的前程一样,但显而易见,胡海峰要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时代变了,人各有志,胡锦涛也不能阻止儿子经商

这就是中国的进步:假如陈世美再世的话,包公用不着上演《铡美案》,因为首先提出离婚要求的,可能是他老婆

然而,进步的中国仍然有个烂体制:你不走升官的路,就要走赚钱的路,而其他的道路,比如维权、当记者或做学问什么的,都比较辛苦,容易犯错误,搞不好还有牢狱之灾,杀头之祸

当然,胡海峰也可以去当官,靠父亲的势力往上爬,一如民国袁世凯的儿子袁克定,或朝鲜金日成的儿子金正日,但胡海峰不愿意去当官,子不承父志,我认为这一点应该肯定

为什么这样说呢

看一看胡锦涛最欣赏的朝鲜就很清楚了:如果金正日不当官,不管他做什么,一定会比他父亲强,但正因为他一定要子承父志,所以起的作用更坏,更祸害老百姓,事实也正是如此,朝鲜不是已经饿死了几百万人了吗

可见儿子祸国殃民远远超过父亲

倒不是儿子一定更坏,而是专制往往越来越败坏,身在江湖,跟着沉沦

反观中国,公家的共产党可能一代不如一代,但是私家的共产党,包括第一家庭,似乎一代更比一代强

换句话说,胡海峰正因为他没有选择在那个败坏的权力阶梯上求发达,而是另辟钱径,仅凭这一条,在人格上就高出父亲几个公分

因为,中国国情特殊,在赚钱与当官之间,赚钱显然要干净许多,即使手上有点铜锈,但不会沾有鲜血

反过来看,胡锦涛可能手上没有铜锈,但吃喝公家,民脂民膏,能光彩多少呢

而且搞不好双手沾满老百姓的鲜血

这两年,老百姓的维权运动,风起云涌,而各地屠杀平民,像汕尾这样的血案,有增无减,胡锦涛能脱得开干系吗

比较而言,胡海峰赚钱,无论多与少,起码能保持个人尊严与内心平静,而胡锦涛靠血腥来保持和谐,搞杀人来维持稳定,靠牺牲老弱病残,欺负孤儿寡母,压制读书人来树立权威,能有多少尊严呢

不管多少拍马屁的人说你正确,不管自己如何自欺欺人,假冒为国为民,但是,历史不会承认,人民不会认同,杀人者内心能平静吗

所以,第一家庭,儿子胜过老子

实在说来,共产党走到今天,面临着一个丁字路口,一边是向左转,一边是向右转,向左转是“中看”,叫做先进性,向右转是“中用”,叫做经济实惠

胡锦涛选择了“中看”,而胡海峰则选择了“中用”,分道扬镳,如果是这样的话,未必是坏事

其实,出现在第一家庭的矛盾,一点不奇怪,恰恰是中国现实的一个缩影

当然,我个人以为,中国宁要“中用”的,也不要“中看”的,宁要一个真资本家,也不要一个假共产党

因为,那个“中看”其实是花架子,里面藏污纳垢,百分之百的驴粪蛋表面光

中国几千年专制传统,发展到共产党的官场文化,无非是见风使舵、尔虞我诈、落井下石的那一套,在这个体制中,不说小人话,不做小人事,难出头啊

胡海峰如果自己有本事,能光明正大靠市场自食其力,干出一番事业来,自然不屑于去官场里面搅合

所以,第一家庭,儿子比老子更有志气

从胡海峰的观点看,巴不得靠自己的本事来赚钱,摘掉太子党的帽子

其实,美国与其他国家的第一家族都是这样的,布什现在当总统,孩子照样可以经商赚钱,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但条件是民主与法制,包括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以及独立的司法,这样,如果你有问题,媒体会找上门来,法律也会找上门来,如同陈水扁家族所面临的麻烦

如果胡海峰能经得起这个检验,一不贪污,二不搞内线交易,那么,你的事业干得越大,对国计民生越有利,你赚得钱再多,老百姓也不会红眼

但是,如果没有民主与法制,我们如何知道胡锦涛的第一家庭一定会比陈水扁的第一家庭更廉洁呢

我们如何能知道,你们一家人不是内外联手,掏空国有资产,侵吞民脂民膏呢

事实上,共产党的官僚很多都是一家两制的,老子当官,儿女赚钱,或者男的当官,女的赚钱,一个猛先进,一个猛捞钱,而且相互为用

老百姓当然有意见

胡海峰有没有贪污

这要靠一个制度来回答

我估计没有,因为身份特殊,不能不小心,但有没有权钱不清的问题

我认为十之八九是有的,也是因为身份特殊,而且小心也没用

这是制度决定的,即使胡海峰不求官场的门路,但各级官员会千方百计为他开绿灯,架桥铺路,因为拍马屁的人到处都是,就是这么一个体制

有鉴于此,我希望第一家庭做出表率,或许开一个家庭会,达成共识,以此为契机推动民主与法制的改革,在制度上,让“从商”与“从政”彻底分家,让司法与舆论有效监督,这样一个“父子档”,不但对第一家庭的家族和睦有好处,也对中国的进步以及社会和谐有好处

何乐不为呢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 2007 Radio Free Asia 更多刘晓竹评论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刘晓竹) 结束一党专制的路线图 (刘晓竹) 为人民起义做准备 (刘晓竹) 千头万绪造反有理 (刘晓竹) 胡锦涛推动寡头制 (刘晓竹) 奥出一个新中国 (刘晓竹) 十七大引发老人战争 (刘晓竹) 打好三大战役,实现民主变天 (刘晓竹) 胡锦涛退守十七大,怎么办

(刘晓竹) 十七大应该变灯 (刘晓竹) 胡锦涛四个坚腚不移(刘晓竹) 胡锦涛治水记(刘晓竹) 贪官也可以做贡献(刘晓竹) 博出一个新中国(刘晓竹) 议一议胡锦涛的不老实(刘晓竹) 以实际行动迎接十七大(刘晓竹) 胡锦涛三心一意保乌纱,怎么办

(刘晓竹) 胡锦涛使用拖刀计,怎么办

(刘晓竹) 胡锦涛缺了三根筋,怎么办

(刘晓竹) 假如大象会思考 (刘晓竹) 考核胡锦涛的政绩 (刘晓竹) 访出一个新中国 (刘晓竹) 转型需要敌对势力 (刘晓竹) 四大金刚斗法十七大 (刘晓竹) 在人权与物权之间 (刘晓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