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11 10:20:07| 18luck新利手机客户端| 18luck新利平台网址

主页 | 评论 昂山素姬、赵紫阳与亚洲民主的希望 2002-05-1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的评论不一定代表本台的观点) 本星期一(5月6日)缅甸的民运领袖昂山素姬获得了自由,顿时成为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中国朝野和海内外中国人,感受到的震动尤其剧烈,这不仅是因为两国相邻的距离和相近的文化,同样受到所谓"亚洲价值观"的扭曲,而且还因为两者共处于社会转型之中

昂山素姬是缅甸独立英雄昂山的女儿,1988年从英国回到缅甸探望重病的母亲,投身当时如火如荼的民主运动,成为缅甸人民爱戴的民主政治领袖,在缅甸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的同时,昂山素姬从1989年初也遭到了军政府的软禁,完全失去人生自由直到1995年

在她被软禁期间,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在1990年缅甸全国民主选举中,她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赢得了的压倒性胜利,但是军政权却阻止了她的执政;另一件是,她在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亚洲的民主政治运动注入了新的动力

1995年缅甸军政府一度恢复了昂山素姬的自由,昂山素姬再次积极投身缅甸的民主运动,但是在2000年9月,她不顾军政府限制,乘火车准备到首都仰光以外的地区参加一个集会的时候,再次遭到软禁

然而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潮流不是缅甸军政府所能阻挡得了的,在缅甸人民不停地抗争和国际社会的持续压力下,昂山素姬终于再次获释,缅甸的民主政治露出了新的曙光

她重新获释后的言行,表明了她将不会辜负民主政治的重任

海内外中国民主人士在为此欢欣鼓舞之余,也不免联想到中国的情况:现年八十多岁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因坚持民主法制的改革理念,绝不向反动倒退的政治势力低头,他的这种努力获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肯定,前不久《时代》周刊将他评为"亚洲英雄"人物;在过去的13年中,昂山素姬大约有八年时间失去了最基本的人身自由,而在六四以后的13年时间中,赵紫阳一直处于完全丧失人生自由的软禁状态,他被剥夺人生自由的时间比昂山素姬要长得多,事实上他受到的禁止措施也比昂山素姬要严厉,期间还发生过与他接触过的人士(施滨海)遭到国家安全部门逮捕的事件

而且,在中国监狱中还有更多的因为不同的政治思想和宗教信仰被判处长期徒刑的良心犯

如今,昂山素姬获释了,赵紫阳和中国的政治、宗教异议人士却还看不到自由的踪影

缅甸是军人统治的集权专制政体,中国是一党专制的体制,虽然它们在垄断政治权力上的性质是一样的,但通过昂山素姬和赵紫阳命运的比较,我们应该看到:中共的专制手段之严厉比起缅甸军政府尤为过之,它比缅甸军政府更不人道,也更没有信心,在本质上中南海比起那些军事独裁政权还要专制! 国际社会对于缅甸社会的关注和影响,已经产生了积极的效应,但在面对中国那样庞大的集权专制政府时,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有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掉入了中共精心设置的"中国国情"的陷阱,甚至滋长着一种绥靖主义的思潮,使得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关注和影响发生了互相抵消的后果--或者说被中南海分化瓦解、各个击破,这些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变化就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说,国际社会从昂山素姬重获自由中能够获得什么启发的话,那就是:应该比关注缅甸更多的关注中国;应该象声援和帮助昂山素姬那样,来声援和帮助赵紫阳以及中国的政治、宗教异议人士

同样,当八九年天安门广场竖立起民主女神像的时候,昂山素姬已经以她自己的言行成为缅甸民主的象征;当昂山素姬在剥夺自由的时候依然不改民主信仰的初衷之际,天安门民主运动中的个别象征人物,一边在自由世界的公开场合抱着宠物要求过常人的生活,一边却抱怨与诺贝尔和平奖失之交臂……昂山素姬重获自由对于中国海内外异议人士的启示应该是相当深刻的,从事民主运动者的自身修养是不可或缺的--不仅需要在天安门广场和各个华人社会中竖立民主女神的雕像,更需要把民主女神竖立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民主不仅是一场政治运动,而且还是一种生活方式

民主自由代表了人类文明的时代的潮流,民运人士当然可以也应该期盼国际社会的多多关照,但是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自己坚持不懈地努力,此所谓:自助者,天助也

如果海内外中国民主运动能够接受这些理性的启示,昂山素姬带来的就不仅是缅甸民主的曙光,那也将是中国民主的希望、亚洲民主的希望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